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

消失的爱人

爱情文章 远航 评论

这么些云上之城,有没有人能分的出是哪呢? 无论飞了多少次,依旧会选一个靠窗的座位对着地面张望,像第一次飞行一样充满好奇,久而久之手机里便留下了许多云上的世界。 在三万英尺的高空, 一切熟悉的世间万物开始变得光怪陆离。聚散的云团,目物不可及的

  这么些云上之城,有没有人能分的出是哪呢?

  无论飞了多少次,依旧会选一个靠窗的座位对着地面张望,像第一次飞行一样充满好奇,久而久之手机里便留下了许多云上的世界。

  在三万英尺的高空, 一切熟悉的世间万物开始变得光怪陆离。聚散的云团,目物不可及的山顶变得清晰可见;许多人造的设施在上帝的视角里变得渺小;大陆板块的边界,国与国,省和省之间也不会有一条虚线划分开。

  而人类的痕迹在这三万英尺高空的尺度上,已经渺小如蝼蚁。

  有时候盯着窗外看久了,会发现很远的地方有一另一架客机相向而行。里面是否也会有一个人盯着窗外,看着我们?

  作为你的专业摄影师,多数时候是跟在身后,镜头里大部分是一人,游人甚至合影甚少。不许喧嚣,去的地方游人很少,我也总能找到些避开人群的角度。以前没注意过,现在回过头来看拍的照总有孤独感,这样的性格恐怕不会招人喜欢。

  这张在梅田蓝天上的相片,原本是张废片,但是当时觉得意境很好,便留下来了,明曰《消失的爱人》

  其实哪有什么最孤独的相片?有爱的时候,一个人也不会孤独;没有爱的时候,靠的再近也是孤独;年少无知,从不相信爱也会有尽头,毫无畏惧。现在再去选择,怕是再也不敢拍下这样的照片了。

  一个人旅行不算什么,怕的是以为今后的旅行都会有你的参与,突然余生不再有你了,我开始一个人旅行,也开始在旅行中重新寻找自己。

  也许两者的区别就是,有些欣喜若狂的小惊喜我不再和你分享。还有,镜头中从此少了一人。

  林深时见鹿,海蓝时见鲸,梦醒时见你。

  可我,树深时木起海,深时浪涌,梦醒时夜续,不见鹿,不见鲸,也不见你。

  我,和现在看到这些文字的你,是否听见一首歌的时候,好像自己在就行走在歌词里,自己的回忆就像微电影不断上演?

  你,过着怎样的生活,会不会突然难过了?然后情绪不知道该往哪里放,会不会突然想哭,然后眼泪始终掉不下来,若这就是人民们口中的成长,但未免些许太残酷?

  从前那个爱笑得自己似乎已渐渐走远,不知从何时起,自己开始是这般模样,这样的陌生,让自己想要一直逃避下去,直到自己再也出不去,直到确定自己安全到绝望。

  偶尔还是会想念过去的一切。

  遇见的人,失去的人,错过的人,留恋的人,不会再去记起的人,

  眼泪掉下来的时候都不要安慰,什么道理都懂,安慰会显得捉襟见肘。

  也许,生活里充满了太多不值得那么快乐的快乐,不值得那么悲伤的悲伤,

  也许生命中的种种,只不过是存在于幻想之中。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