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经典句子_葡京赌场赌钱官网
情感文章_现金电子赌钱娱乐
原创文章_信誉网赌下注游戏
伤感文章
心情文章
励志文章
人生哲理
爱情文章
故事
感人故事
心情故事
情感故事
爱情故事
鬼故事
哲理故事
散文
爱情散文
伤感散文
抒情散文
写景散文
叙事散文
游记散文
优美散文
名家散文
推荐
爱情诗歌
情感日志
情感日记
爱情日记

鬼故事:墓地游戏

时间:2016-01-21 19:06 作者:远航 阅读:纠正错误

  雪儿、小芳、刘斌、俊少、陈文学五人来到郊外野餐,其中雪儿和刘斌,以及俊少和小芳是情侣,只有陈文学一人单身,陈文学见他们卿卿我我,说道:“让我来郊外野餐,难道就是看你们恩爱秀。”
  
  俊少放开了小芳,开口道:“好了,好了,我们五人中只有陈文学是单身,我们就不要再他面前亲热了,免得这小子心里不平衡。”
  
  此话一出,大家哄堂一笑,让陈文学好没面子,于是起身,拍了拍屁股,冷冷说道:“你们继续亲热吧,我走了。”
  
  “诶诶,别走,别走。”刘斌起身拦在陈文学面前,神秘的说道:“接下来还有节目,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  
  陈文学双手插在裤兜里,眉头一挤说道:“难道大家围在一起讲鬼故事,这就是你说的节目?”
  
  言语中,陈文学带着嘲讽的意味,然后扭过头不在看大家。
  
  刘斌倒也不生气,神秘一笑道:“比讲鬼故事更刺激的游戏,陈文学,你想不想玩?”
  
  此时,天色已暗,周围的余光,把天空照的红彤彤的,伴随着黑色的气味,此时的天空显得神秘而诡异,陈文学听刘斌这样说,把头扭过了过来,勾起了一丝好奇心,问道:“什么游戏?”
  
  其他人也好奇起来,问道:“刘斌,你到底卖什么关子,倒是说说啊。”
  
  刘斌嘿嘿一笑道:“墓地游戏。”
  
  “墓地游戏?”
  
  大家齐声答道,从大家的脸上,刘斌可以看到,众人都兴奋起来,于是开口道:“其实这个地方,我跟我父亲来了好几次了,我知道前方有一个荒废已久的墓地,哪里有很多墓碑,一会我们过去,挨个的发糖给他们,并且替他们烧上三炷香,代表我们来过,你们觉得怎么样。”
  
  “有点意思。”听到这里,陈文学嘴角上翘,继续问道:“具体游戏规则是什么。”
  
  “一会我们分成两组……”
  
  话未说完,陈文学打断道:“不,还是分成三组好了,你们两队情侣各一组,我一人一组。”
  
  刘斌看着陈文学,好奇问道:“你不害怕吗?”
  
  陈文学哈哈一笑,古怪说道:“有时候人比鬼怪更可怕。”
  
  “好吧,我们分成三组,然后我各自发一些糖给你们,你们分别发到墓地上,为了区别大家谁发的多,所以现在我这里有红、黄、蓝三色香,你们发完后,就插上香,到了早上的时候,我们再来数香,谁的多,谁就赢了,怎么样。”
  
  “好!”
  
  “好刺激,好啊。”
  
  刘斌点了点头,分别把三色香发到大家手里,并且说道:“雪儿和我一组,我们用红香,俊少和小芳一组用黄香,陈文学一人一组,用蓝香……这里是糖,你们一组哪一些,记得好好发糖。”
  
  大家点了点头,于是整理好东西,向前走去,果然没有走多远,前方就是一块墓地,只见前方有一处栏杆,只是栏杆早已生锈,直接跨了下来,并且在上面有一个牌子,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了,大概可以看出“杏花村墓地”。
  
 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,月光均匀的洒在大地上,落在树枝上,然后伴随着地上的倒影,四周静悄悄的,小芳和雪儿是女孩子,看到这样的情景,自然怕了起来,喃喃道:“我们还是走吧。”
  
  俊少看着二女抱在一起,嘿嘿笑道:“有什么可怕的,就算是有鬼怪,那我也要把他撕碎了,海扁一顿,有我英俊的俊少在,不用怕。”
  
  听到这里,陈文学突然阴阴的开口道:“俊少莫说大话,对于鬼神不可不敬。”
  
  俊少早就看不惯陈文学这小子了,说道:“装什么装,穷小子,你他妈的……”
  
  “呱呱~”
  
  一阵暗沉的乌鸦叫,让众人呼吸都要停止了,大家抬头一看,只见头顶之上的枯树枝,不知何时飞来一只乌鸦,凶狠的对着众人叫了起来,看到这里,俊少骂道:“真他妈的晦气。”
  
  俊少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,轰的一声,朝着乌鸦砸去,乌鸦被打中了,俊少扭曲的脸嘿嘿一笑,大声骂道:“老子踩死你。”
  
  陈文学拉住了俊少,冰冷说道:“好歹是一条生命,放过它吧。”
  
  陈文学不说还好,俊少硬是狠狠一脚,踏在了受伤的乌鸦身上,顿时乌鸦的肠子被踩了出来,里面弯弯曲曲的肠子扭在一块,看了让俊少几乎都要吐了,也后悔去踩这只乌鸦,捂住了嘴,然后走开了。
  
  “好了,大家别吵了,游戏开始。
  
  俊少和小芳一组,小芳紧紧的抱住俊少,小声说道:“我怕……”
  
  俊少壮着胆子,说道:“怕什么怕。”
  
  暗夜里,俊少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,也在硬撑,当走到其中一块墓地,只见墓地上贴着一个小孩的照片,虽然照片里的小孩很可爱,可是俊少心里还是瘆的慌,拿出一枚糖果,说道:“吃糖了。”
  
  说完俊少插上了黄香,对着墓碑鞠了三个躬,说道:“有怪莫怪。”
  
  干完这一系列的事,俊少拉着小芳的手就走,突然听到嘿嘿两声,好像儿童的笑声,回荡在墓地,俊少在猛地回头一看,什么都没有,眉头一皱,小声问道:“小芳,刚才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。”
  
  “没有啊。”其实小芳脸色惨白,也只以为自己听错了,而俊少也一样,以为是自己的幻觉,也就没有在意,继续向前了。
  
  雪儿和刘斌两人走在一起,雪儿害怕的说道:“会不会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啊,我们还要不要发糖,我好怕啊。”
  
  刘斌突然一把抱住了雪儿,把她压在地上,两人顺势一滚,刚好滚到人家的墓碑上,然后压在人家的墓地之上,刘斌开始猛地亲吻起雪儿来。
  
  不过在这种地方,雪儿那里有心情,说道:“诶,我们不是做墓地游戏吗,怎么……”
  
  刘斌说道:“你傻啊,大半夜的谁傻兮兮的去发糖给这些死鬼吃。”
  
  “那么你干嘛让他们……”
  
  刘斌哼了一声道:“我早就看不惯陈文学和俊少了,陈文学自以为清高,而俊少则仗着自己家有钱,总以为高人一等,我就爱折腾他们……而且这大半夜的,你看月光这么好,雪儿你不和我……真是浪费了。”
  
  雪儿娇羞一声笑道:“就你鬼点子多。”
  
  两人亲昵了一阵,刘斌总觉得身后有人在看着他,可是每次回头一看,整个墓地除了埋葬在下面的尸体以为,什么都没有,而雪儿也感应到这种感觉了,一把推开刘斌,坐了起来,整理好衣服,说道:“我们还是不要了,总觉得有人在看我们。
  
  刘斌四处张望,什么人都没有,在低头一看,眼前这座墓碑,让他惊呆了。
  
  只见墓碑上的人,竟然是陈文学的父亲,可是刘斌昨天还见过他,他坐在最后一班公交车上……
  
  “啊……”
  
  刘斌倒吸一口凉气,喊道:“雪儿快跑……”
  
  雪儿和俊少继续发糖,这次来的一座墓碑前,俊少的眼珠子都要掉了出来,上面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陈文学。
  
  俊少一步步的退后,脸色惨白,说道:“原来他早就死了……不……不……”
  
  “啊……”
  
  俊少发疯似得向着外面跑去,雪儿也下破了胆,跟着一起跑……
  
  三日后,俊少和刘斌已经疯了,整天说着胡话,医生诊断为中度精神压抑。
  
  原来一个星期前,陈文学和父亲准备去乡下外婆家,哪里知道途中翻了车,陈文学和父亲当场死掉了……
  
  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  本文地址:/article/398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