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经典句子_葡京赌场赌钱官网
情感文章_现金电子赌钱娱乐
原创文章_信誉网赌下注游戏
伤感文章
心情文章
励志文章
人生哲理
爱情文章
故事
感人故事
心情故事
情感故事
爱情故事
鬼故事
哲理故事
散文
爱情散文
伤感散文
抒情散文
写景散文
叙事散文
游记散文
优美散文
名家散文
推荐
爱情诗歌
情感日志
情感日记
爱情日记

爱情跟条狗一样

时间:2016-09-19 00:11 作者:远航 阅读:纠正错误


   一
   学校的左边有一条河。对岸山脚下好大一片树林。隆冬的松树在白雪的堆压映衬下愈发显得精神。春天树林下的草地上开满黄的白的小花。可惜太冷清,看不见蜂飞蝶舞,也没有无忧无虑的孩子到那里去快乐的玩耍。 
   我十分喜欢这样的地方。喜欢躺在厚厚的草地上睡去。清风在耳边温柔地歌唱,阳光洒下,却被浓密的枝叶撕裂的肢碎淋漓。闭上眼睛,仍然可从树叶的间隙看到干净瓦蓝的天空,宁静而安详。仿佛嗅到了美丽少女清秀的体香,迷人而沉醉。 
   每次在球场上的时候,我总可以看见,学校的左边有一条河。对岸山脚下好大一片树林。树林里的景色美丽的无以复加。 
   二
   我对宿舍的兄弟说:“学校的左边有一条河。对岸山脚下好大一片树林……”他们总是狠狠瞪我一眼,然后就躲到墙角或厕所里哭泣。我不必竖起耳朵,就可以听见他们的眼泪喷涌而出时哗哗的声音。他们弄得满地板和抽水马桶里都是又咸又涩的泪水,惹得我极不开心。我生气道:“不要再哭了!”他们便从墙角或厕所里走出来,泪水不再喷涌。眼睛却已经红得厉害,有金鱼眼睛的外形和兔子眼睛的颜色。 
   我一直很想到河对岸去看看。我喜欢山脚下那好大一片树林。秋天的枫叶在夜风里每每呜咽的凄怨,使我心痛不已。我总觉得它们有委屈和不幸需要向我倾诉,很过意不去。有许多次我对朋友说:“学校的左边有一条河。对岸山脚下好大一片树林……”不等我说完,朋友就抡起拳头朝我脸上暴雨般狂点。直到我脸上涂满鼻血、嘴唇翻肿。他又闭上眼睛,开始用脚不停踹我,踢我的肚子和小弟弟,踩我的脚趾。直到我满身都是淤血,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,知觉也随之溜掉。下一次碰到他我又说:“学校的左边有一条河。对岸山脚下好大一片树林……”他总不等我说完,就开始重复以往的动作。他简直是个虐待狂,十足的疯子。我想。  
   每次打球的时候,我总看见学校的左边有一条河,回到宿舍我跟兄弟们说:“对岸山脚下好大一片树林……”他们狠狠瞪我一眼,匆匆躲到墙角或厕所里哭泣。我不必竖起耳朵,就可以听见他们的泪水喷涌而出时哗哗的声音。  
   三  
   认识她是在春天就要结束的时候。后来我认为这不适合作为一个故事开头的时刻。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。 
   我和朋友一起打球。她一个人。我惊奇地发现学校左边的那条河,对岸山脚下树林里的草地上,一条雪白的小绵羊正快乐勤奋的吃草。她轻轻走到我旁边,顺着我的目光。我对她说:“那只小绵羊。” 
   “是啊,多么可爱!”她喃喃道。 
   “有机会我们到对岸去看看吧!我真喜欢那地方。“
   “好啊。”她回头望我,微笑。那一笑好甜,我感觉自己是一大块蜂蜜了。
   我们一起打球。实际上是她投篮,我帮她捡。
   “以后打球最好带个‘球童’啊!”我说,“专门负责拣球。”
   她回我以浅浅却甜甜的笑容。这已经足够。能逗她笑我觉得开心。我认识很多女孩子,能给我心醉感觉的,就是她了。我决定接近她。 
   “一起去吃饭吧!”她说,“我请客。”我才发现朋友已先一步离开了,就像没在意夕阳是急忙隐没还是自然自若地已隐于山背一样。
   “好啊。”我说,“不过还是我请客吧。” 
   落了春天的最后一场雨。雨点豆大,急泻而下,充满夏天的气势与力量。雨停后和落雨前一样,品不出白开水的味道般看不见天空的颜色。
   她做了我的女朋友。
   我对她说:“学校的左边有一条河。对岸山脚下好大一片树林……” 
   四 
   “还有树林下的草地,草地上勤奋快乐吃草的小绵羊!”她眼中荡漾着迷离,看着我轻轻地说。
   “有机会咱们过去看看吧!”我说。
   “好啊!”她欢快地雀跃,脸上满是幸福的花纹。“就现在可以吗?”
   “春天草地上开满白的黄的小花。可惜太冷清,看不见蜂飞蝶舞,也没有无忧无虑的孩子到那里去快乐的玩耍。” 
   “那咱们现在就去吧!”她催我,脸上现出焦急。
   “好啊。”我拉着她向河边跑。她却比我跑的快。
   很遗憾河上没有桥,哪怕独木难支的那种。左右极目望去,只有汩汩流水从远方蜿蜒而来,又向远方蜿蜒而去。水色幽幽,深不见底。 
   她坐在草地上深重地呼吸。胸部突起的部分随着喘息剧烈起伏着,在烈日的映衬下十分耀眼。鼻尖上渗出点点汗滴,两腮泛着红晕。 
   “你把这个换上好吗?”她的声音打断我的目光,从背包里拿出一条泳裤给我,自己则慢慢褪去衣衫,露出一身蓝色的泳装来。我第一次发现,蓝色会把她装扮的如此美丽。紧身的泳衣勾勒出绝妙的人体曲线,高耸的胸、纤细的腰,如白玉如冬雪般颜色而又润滑修长的腿。连紧紧抓住小草的脚趾看来都是那般妖艳。她看我愣着,嗔道:“你怎么还不换呀!” 
   “哦!”我才反映过来,把T恤脱下。“呀!”她突然惊叫起来,“你身上怎么这么多淤血啊?”
   “哦。”我告诉她,我有一个朋友。每次见到他,我就对他说:“学校的左边有一条河。对岸山脚下好大一片树林……”不等我说完,朋友就抡起拳头朝我脸上暴雨般狂点。直到我脸上涂满鼻血、嘴唇翻肿。他闭上眼睛,开始用脚不停踹我,踢我的肚子和小弟弟,踩我的脚趾。直到我满身都是淤血,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,知觉也随之溜掉。下一次碰到他我又说:“学校的左边有一条河。对岸山脚下好大一片树林……”他总不等我说完,就开始重复以往的动作。 
   “他简直是个虐待狂,十足的疯子!”她愤愤然,“……
   “没什么。”我说,“我们还是快过去吧!”
   “不。”她声音低下来,但很坚决,顿了顿说:“那你的小弟弟有没有坏掉啊?” 
   “没事的,咱们还是先过河去吧。”
   “不!我不相信!”她突然变得有些近似咆哮。
   “你不相信什么?不信咱们可以试试!”这使我觉得恼怒,“不过咱们还是先过河去吧。” 
   风在一瞬间停住了。空气开始凝聚,气氛变得压抑。她冷静下来,脸色苍白,目光直勾勾盯住我的脸,眼睛,额角,或眉毛?总之我浑身都长出厚厚的一层鸡皮疙瘩。
   “这河水多清澈!”她说。声音变得冷冷的,冰雹一样地砸在我身上,使我忍不住的哆嗦。
   “恩。”我不安,迷惑。
   “照出的人影真够清晰。”
   “恩。”我同意,不安,和迷惑。
   “你为什么不仔细照一照,它是怎样好的一面镜子。你以为你值得骄傲的是什么?你的穷酸?你的畏缩?如果你连小弟弟都没有了,你过河去做什么?你想在草地上躺一辈子吗?你以为对岸真的有一只雪白的小绵羊?还是……”她面目狰狞异常。我已然惊慌不知所措,耳朵已经静音。阳光在这个世界里原来是这般的黑暗!一切都是在梦中好吗?一切都是空白吧。可是这空白为什么也一片黑暗? 
   五 
   很长一段时间我总做梦。开始时总有狂躁不安的感觉。渐渐,意识里的活动趋向平静。到后来便祥和如镜,以至波澜不惊。 
   现在每每我会站在宿舍的阳台上远望。学校的左边并没有河。那只是一条马路,当然是一条很忙碌繁华的马路。马路对过是城市的商业区,高楼林立车水马龙。有时候我会和宿舍的兄弟或朋友一起过去,穿梭于琳琅满目的商品丛中,享受现代文明的美丽或荒诞。常会有漂亮或不漂亮的年轻或不年轻的女人投来明亮的目光。每次我都回赠一番,以示礼尚往来或者表明我对这个社会的适应。时常又怕她们担心,于是在心里我关照说:我带了小弟弟,而且绝对保证质量。她们的眼中荡漾着迷离。 
   “爱情跟条狗一样!”我愤愤地说。  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  本文地址:/article/6074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