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经典句子_葡京赌场赌钱官网
情感文章_现金电子赌钱娱乐
原创文章_信誉网赌下注游戏
伤感文章
心情文章
励志文章
人生哲理
爱情文章
故事
感人故事
心情故事
情感故事
爱情故事
鬼故事
哲理故事
散文
爱情散文
伤感散文
抒情散文
写景散文
叙事散文
游记散文
优美散文
名家散文
推荐
爱情诗歌
情感日志
情感日记
爱情日记

为你整形不后悔

时间:2016-10-17 22:41 作者:远航 阅读:纠正错误


   小说风中一影 
  在我和妻子蕾结婚两周年纪念日那天,蕾送给我一枚戒指,戒指上赫然刻着我的姓氏:颜。我愕然地看着我的妻。这两年来,我的名字是“黎明”。看着我惊愕的表情,妻莞尔一笑道:“在我们结婚三个月后,我就已经知道你是‘颜’而不是‘黎明’。颜,你做了别人两年的替身,难道还不想做回自己吗?”
  妻说,她已经给我联系好整容医生,她要我做回自己。
  十年前,我还是一个从农村到这个城市来的大学生。和那些青春飞扬的同学一样,我渴望着爱情。但是,家境的贫寒,再加上相貌的平庸,我不敢追求爱情。于是,我总是躲在校园那些人迹罕至的角落,捧着普希金,读着歌德。大三下学期的一天,一个仙女般的女孩飘落在我眼前。
  她叫蕾,是历史系的才女,穿的衣服和她的相貌一样,清纯,古典,浪漫。她的脸蛋上有一对可爱的酒窝,这给她的古典美增添了几分现代感。我惊讶地望着她,以为是丘比特射来了神箭,然而我很快就失望了,蕾是来找她的男朋友的。
  蕾浅浅地一笑,问:“同学,你看到黎明了吗?”我的心里顿时涌起一股酸楚。黎明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,豪侠,仗义,曾经因为在车上抓获过一个歹徒而成为无数女生追求的对象。女孩子的情书雪片般飞去,最后,他却选择了羞涩而含蓄的蕾。
  面对蕾的询问,我急忙回答说没有看到黎明。蕾又笑了一下,说谢谢,转身就走。我知道她本来就不属于我,于是我坐下去了。“同学。”蕾忽然又叫我。我欣喜地抬起头。蕾说:“你一个人在这里看书,不闷吗?”我说不。“你可以找个伙伴呀。”她说。我回她一笑,一种自嘲的笑。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,家境和相貌上的不如人意,使我处处有种自卑感。我没有伙伴。
  蕾走了,我的心失落在她美丽的背影里。蕾只是偶然出现在我面前,但是,我却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我爱上了蕾。我知道这是无望的爱情,我也不敢奢望她会注意我。
  从那以后,我开始为心中的女神——蕾写诗,学着歌德的浪漫和普希金的热情,几乎是一天一首。我趴在被窝里沉醉在给蕾写诗的快乐里,几近疯狂。后来,我听说蕾和黎明分手。然后又听说他们和好。在他们分分合合的过程中,我在自己营造的虚幻的爱情故事里,毕业了。
  毕业后,我进了一家不能写诗的单位,繁琐而又无聊的工作程序,把我的脑袋搞成一团糨糊,写作的灵感总也找不到。现实是那样的无情,于是,我把那些诗束之高阁了。
  进单位只有短短的两年,单位就改制,我没有家世没有背景,于是被分流到街道办公室。不死不活的生活对我这样的人来说,应该还是适合的,比起家乡的人在风里雨里打滚,我能拿工资吃饭,该满足了。可是,一封父亲身体里长了恶性肿瘤的加急信,打乱了我死水一般的生活。为了救父亲,我欠了几万块的债务。这个数字像山一样地压着我,要是不尽快还掉,我会被压死的。
  于是,我在一个练摊朋友的鼓动下,跟他一起去捣腾服装买卖。在几次赚不到钱的失败中,我几乎失去了信心。朋友却鼓励我,说我一个本来该拿笔杆子吃饭的人在一年的时间里能不亏本,已经是很不容易了。朋友叫江沿,没有念多少书,却是个爽快人,很豪气也很仗义,我庆幸交了这个朋友。
  四年下来,我和江沿的辛苦没有白费,他的实干加上我的智慧,我们共同从练地摊到开店,再到代理名牌服装,最后成立自己的服装文化公司,做了个不大不小的老板。在我们的事业开始走上正规之后,江沿和一个女子结婚了。看到他们幸福的小家庭,我又开始失落了。这些年来,我忙得顾不到自己的终身大事。
  那天,我到下属的婚纱店去,意外地看到了久已不知消息的蕾。她还是那么美丽,端庄,比起几年前,成熟了许多,也更有魅力了。我看到她在挑选婚纱。陪伴她的正是黎明。蕾摸着一件昂贵的婚纱,眼睛里满是欢喜,可是,她却皱了皱眉头,摇摇头。黎明立即体贴地说:“不贵,买下吧。”“要两千多,太贵了。”
 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到现在才结婚,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买不起两千多块的婚纱。我悄悄地去吩咐婚纱店的经理,让他以半价卖给蕾。蕾诧异地望着经理。黎明也一脸地惊异。蕾和黎明都是很实在的人,他们反而不肯买那件婚纱了,因为经理说不出一个令他们信服的理由。因为店里并没有打折的广告。
  我看得出他们是真的喜欢那套婚纱,于是无奈地现身。蕾居然一眼认出我来:“同学,是你?”我做出一副欢喜表情,说:“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。”黎明的目光敏锐地盯着我,他当然不会认识我。我将他们请到会客室,吩咐店员送来三杯咖啡。
  我很惊讶地说:“你们两个应该早就结婚了,怎么到现在才……”蕾看了看黎明,眼泪悄然滑落。黎明说,他对不起蕾。原来,他们在毕业后,关系仍然很好。蕾学的是历史,分到了图书馆工作。黎明学的是生物,却到了一个小衙门。不过,那并没有影响他们的爱情。可是,就在他们准备结婚的时候,蕾遇到了一个死缠烂打的追求者,黎明一时冲动,将那个人打成了残废。为此,他吃了官司。最近才出狱。
  黎明动情地说:“我当初不要她等我,可是蕾是个死心眼的女子,说什么也要等我。我出来,才短短的几年,就发觉这个世界变了,变得我都不认识了。最近,我总算安顿下来,于是才准备结婚。”
  他们的爱情经历了严峻的考验,我为蕾高兴。于是,我把那套婚纱送给他们。他们坚决不收,我说你们当我是老同学就一定要收。蕾的眼睛里湿湿润润的,她并没有为自己卖不起那么贵的婚纱而自卑。她是个纯净透明的女子。
  我接受邀请去参加他们的婚礼。虽然我爱的女人嫁的是别人,我仍然是愉快的。有位名人说过,爱情不是占有。我在得不到蕾的情况下,只能做一个“高尚”的人。
  那天,蕾美丽极了。古典的相貌和现代的婚纱,是那么和谐,我敢说,我还没有看到一个女人穿婚纱有她那么光彩照人。蕾怀着幸福的心情等待着新郎的到来。可是,她等来的,却是新郎的死讯。
  黎明的车子在中途发生了意外,和另一辆轿车相撞,他的车被撞到油箱,他还没有来得及逃生,就和司机一起葬身在一片火海里。
  蕾手里的鲜花无声地飘落在猩红的地毯上,然后她双眼一闭,昏了过去。
  醒来后的蕾精神错乱了,不,准确地说她完全忘记了黎明的死讯,她的记忆里只有结婚的事。她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,急切地找婚纱,找不到就伤心地哭。等到她的家人将婚纱拿给她,她马上就要穿上去结婚。她说她怎么可以在婚礼上晕倒,黎明看不到她会急坏的。蕾的母亲背过身去抹眼泪,也不敢跟她说黎明已经死的话。一连几天都是这样。
  医生见蕾太激动,最后不得不给她打了一支镇静剂。蕾睡下后,医生将蕾妈妈叫到走廊里,很沉重地对她说,蕾肚子里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,如果她不能安静下来,那个孩子是没法保住的。孩子是蕾和黎明的爱情结晶,现在,黎明的死已经让蕾变成那个样子,要是孩子保不住的话,她清醒过来后,一定会痛苦得要死。蕾妈妈显然头晕目眩了,她摇摇欲坠的身子被我抱住了。
  蕾每天都要靠镇静剂才能安静下来,镇静剂用多了,对她的身体尤其是对孩子有害。医生让蕾妈妈拿个主意,一定要蕾接受黎明已经死去的事实,虽然这个事实对她来说是那样残酷。医生建议,或许给她一个婚礼,她就会慢慢恢复神智。要给她一个婚礼,必须有新郎,一时间到哪里去找新郎。这个新郎还不能跟她做真夫妻。
  “我来当新郎吧。”我突然说。蕾妈妈惊异地望着我。那几天我以同学加朋友的身份在医院里守着蕾,已经让蕾妈妈很感动了,现在,她更加感动,抓住我的手说:“小颜,你真是个好人。可是——”“你放心,我不会趁人之危。”我想,这一辈子既然不能和蕾做真夫妻,那么做做假夫妻也算我对她的感情有个交代了。反正,我的心只有我自己最明白。
  于是,我穿着新郎服出现在蕾面前。蕾捧着鲜花向我走来,那份美丽,那份期盼和幸福,洋溢在整个屋子里。她走到我面前来了。我一下子眩惑了,一颗心狂跳起来,这情景,曾是我无数次梦过的,从校园那个角落开始,到送给她婚纱那一刻。
  我激动了,多么想这一切都是真的。我把手伸给蕾。突然,蕾的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芒,疑惑取代了她脸上的灿烂笑容。蕾一把将鲜花扔在我怀里,歇斯底里地喊道:“你不是黎明!你是谁?”“我——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蕾妈妈赶紧过来说:“蕾蕾,他就是黎明,你看清楚了。”蕾说不是不是不是,她边说边后退,然后狂乱地喊叫:“黎明!——你在哪里——”
  蕾再次被送进医院。她在醒过来后比上一次还要疯狂,她将婚纱紧紧地抱在胸前,谁也休想拿走。她不吃药,不肯打针,面色肌黄,显然营养不良。有一次,她挣脱蕾妈妈的手, 跑了出去,到处找黎明。医生很遗憾地对蕾妈妈说,必须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。
  蕾疯了吗?她的样子的确是疯了,可是,没有一个人能接受这个事实。
  那天,我郑重其实地到了蕾家,对蕾妈妈说我要娶蕾,并且强调是真正地娶。蕾妈妈愕然地望着我说:“小颜,你同情蕾蕾,我知道,但是,蕾蕾……”“我不单单是同情她,我还——爱着她。”蕾妈妈更加迷惑了。于是,我坦诚地讲述了我对蕾可望而不可及的爱,并拿出当年为蕾写的诗为证。我的每首诗在标题下,都写有“献给我心中的女神——蕾”字样,墨水和诗句的颜色完全一样,证明不是我在作假。
  蕾妈妈哭了,问我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是不是在等待蕾,我说不清。起码,我不会伤害蕾,我会尽力保护她肚子里的胎儿,我还不想让她进精神病院。蕾妈妈认可了我,可是又犯疑了,因为蕾认得出我不是黎明。
  和我爱的女子结婚,是我最大的幸福,和一个不爱我的女子结婚,是我最大的不幸。和一个根本不知道我是谁的女子结婚,这是什么呢?我必须娶蕾,我愿意用一辈子去呵护她。如果我等不到一辈子,她就清醒了,她不接受我,我愿意离开她,只要她快乐。
   于是,我决定整容。我要把自己变成黎明。铁哥们江沿足足盯着我看了十分钟,确信我不是发高烧说胡话,就吼了一句:“你疯了?”或许我的做法真的很疯狂。江沿妻子——我嫂子在我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三记,说你醒醒吧,不要做虚无的伟大男人。我不厌其烦地讲述了我的爱情故事。嫂子感动得热泪涌流,可江沿把我拖进了卫生间,又把我推倒在浴缸里,放满冷水给我“洗澡”。深秋的天气,冷水寒冷刺骨。
  江沿吼我:“这个世上不需要你这样傻冒的痴情男人,你别读那些爱情诗读得走火入魔。现在是经济时代,科技时代,竞争时代,黎明要是没死,你小子能把蕾从他手里夺过来,哥哥才佩服你,现在——你赶快给我清醒清醒,明天老老实实到公司上班,再要跑到那个女人那里去,我——我跟你散伙。”
  我反抗着他,想爬出浴缸,但江沿占尽先机,我被他一次次地往水里按,呛得我差点闭气。嫂子轻盈地飘进来,摇着江沿的肩膀道:“老公,别这样嘛,小颜的故事好感动人哦,这么浪漫的爱情,怎么能没有一个美满结局呢?”“美满个鬼!这小子要娶一个不爱他的女人也就罢了,现在他要娶的是一个连认都不认识他的女人,这叫什么事?那女人不认识他也就罢了,可他,还异想天开要整容。整容也还罢了,干吗要整成那个死鬼的样子?那个女人疯了,他也疯了,我看,你也疯了。”
  在嫂子的撒娇发嗲下,江沿总算解放我了。
  于是,我以黎明的身份给蕾打电话说在外面进行某项技术培训,并委婉地告诉她没有参加婚礼是因为当时接到通知太急,离开时又太仓促。蕾信了。然后我每天都给她打一个电话。在我不露面的那段时间里,我的电话使她情绪逐渐趋于稳定,除了不知道黎明一死,她什么都很正常了。
  两个月后,我的相貌有了很大改变,虽然不是绝对的“黎明版”,但我刻意学会的黎明的深情举止,已经在我过去熟悉黎明的同学和他的家人面前几可乱真。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和蕾见面了。她先是迷惑地望着我,我便展露着“黎明版”温情的笑容,使她的心和神思迷乱在我的“伪装”下。于是我和我心爱的蕾完成了迟到的婚礼。
  洞房花烛夜,我坐在沙发上,做出一副疲惫的样子。我爱蕾,但蕾不爱我,现在,我虽然要做她真正的丈夫了,但是我还是不能和她轻易地做爱。事实上,我还从来没有性方面的体验。我很想,但不能做。蕾的精神状态一直很好,她坐到我身边来,靠在我怀里,用滑腻的手抚摩着我的脸,温情脉脉地说:“虽然我肚子里有咱们的孩子,可是,今晚是我们的幸福日子,你小心点,就不会伤到孩子的。”
  我的心一阵抽痛。蕾的话是对黎明说的,他们已经有了爱情结晶,而我——这个黎明的替身,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我的身份?我想拥抱蕾,又想放开蕾,想和她同体双修,又想不能用替身的身份。我矛盾极了,痛苦极了。是的,我痛苦。我虽然有了充分的准备,但还是不能把自己完全地当成黎明。
  蕾已经捧住了我的脸,然后她开始亲吻我。她的唇柔软性感,这是我第一次和女人的肌肤之亲,异性的气味和肌肤刺激着我的敏感神经,我情不自禁配合她了。在富有挑逗性的幽暗的彩灯下,我的情欲之火燃烧起来,终于再也控制不住,我把蕾抱到了床上,小心而又疯狂地和她进入了那个对我来说十分陌生的世界。
  事后,蕾蜷伏在我怀里,我亲吻着她的额,忽然有种犯罪感。我是趁人之危吗?我是君子还是小人?蕾坐起来,搂着我的脖子,迷惑地说:“刚才,你的动作——变得好陌生,好象你不是你了。可是,你明明就是你嘛,为什么动作有那么大的出入?”
  我的心再次痛起来,混沌的蕾,请你原谅我,我的身子不是黎明,可我的心,会和黎明一样……
  我和蕾做了名副其实的夫妻后,她常常会端详着我,我常常被她看得心里直发毛,生怕她认出我是“赝品”。然后她就不厌其烦地问着同一个问题:“你是黎明吗?”我嘴里说是是是,但却不敢将脸正对她。有时候我发现她独自在偷偷掉泪,问她为什么哭,她又不说。有几次,她从梦中醒来,发疯一般地要将我推下床,待到我真的滚下了床后,她又扑过来抱着我。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过了大约三四个月,她波动的情绪越来越稳定,或许是大腹便便的身体使她行动不便,又或者是她的心思越来越多给了即将出世的孩子,她对我的“审视”越来越少。
  如今,蕾竟然将刻了我姓氏的戒指送给了我,我突然有种解脱的感觉。这两年来,我觉得自己总是生活在黑暗里,这枚戒指就像一缕阳光照射在我身上,感觉是那样的敞亮和温暖。我确信蕾没有开玩笑,但还是怔怔地望着她,说不出话。
  蕾将我拉到镜子前,指着镜子的我说:“你看,你的相貌有几分像黎明?”我顿时张大嘴巴,仿佛此刻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因整容而“完全”变成黎明,我只不过在刻意模仿他的行为举止。我越看自己越不像黎明,只不过我意念中要成为黎明,因此觉得自己整容成功了。我突然记起了当初整容医生的一句话,他说:“神似最重要。”
  在我成为“黎明”和蕾生活了两年后,终于在蕾的爱情里做回了自己。当我再次整容后拆开脸上纱布的那一刻,我看到了妻满眼的泪水,她怀抱着一岁半的女儿,静静地望着我。然后,她含笑而泣道:“颜,你的脸因整容而无法恢复到原来的你,但你的眼睛依然是你自己的。黎明走了,我庆幸命运把你给了我。颜,你是我永远的丈夫。”
  蕾又说,她在明白黎明已经离开人世之后,痛苦了好一阵子,也正是常常将我踢下床的那段时间。后来,她就开始考察我,她先没有拆穿我“伪装”的愿意,是因为要给孩子找一个父亲。最后,她把对黎明的爱埋进了心底,从心里接纳了我。孩子出生后,她看到我对孩子那般喜爱,就彻底地接受我了。
  我激动不已。“我要对你说:蕾,我爱你!”我狂喊起来,终于真正地将我的妻拥抱在怀里。  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  本文地址:/article/7459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