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经典句子_葡京赌场赌钱官网
情感文章_现金电子赌钱娱乐
原创文章_信誉网赌下注游戏
伤感文章
心情文章
励志文章
人生哲理
爱情文章
故事
感人故事
心情故事
情感故事
爱情故事
鬼故事
哲理故事
散文
爱情散文
伤感散文
抒情散文
写景散文
叙事散文
游记散文
优美散文
名家散文
推荐
爱情诗歌
情感日志
情感日记
爱情日记

三个人的铭心刻骨

时间:2016-12-12 14:08 作者:远航 阅读:纠正错误

  有人说,一个人一生中会遇到三个重要的人。
  你最爱的。最爱你的。与你共度一生的。
  而他们往往又是完全不同的三个人。
                 --题记

  芷睚和盛南成婚前,最后一次去医院做例行检查的时候,医生告诉他们,芷睚痪有不孕症。说通俗点,芷睚不能生孩子。
  盛南倒做得干脆,一句话,就解除婚约。全部的难堪与痛苦,一股脑地全都扔给了芷睚。
  这给芷睚的刺激比医生的诊断要大得多。
  芷睚和盛南从大学就开始恋爱。那时,芷睚是出了名的才貌双全,而盛南只能说是一般出色。芷睚也说不清怎么就选了盛南。拼了命去爱的男人,到头来却如此轻易地将她抛弃。而且医生还说,这不孕症还是有那么点希望治好的。
  芷睚几乎不敢认镜子里的自己,双眼红肿,头发蓬乱,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。再盯久一些,芷睚便觉得看不到自己了,剩下的只有盛南冷冷冰的眼神。那个犀利的转身,留下一地的绝望。
  五,六年的感情就毁在这一朝一夕,谁都没有想到这么一个结局。爱情,碰到了现实,它还得靠边。这句话,现在倒真派上了用场。
  芷睚请假在家里休息,这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。看到一瓶瓶装满星星的玻璃罐,芷睚的眼泪就一滴滴地往下落。那一颗颗星星代表了芷睚和盛南一起走过的岁月,每日折上一颗星星已经成了芷睚的习惯,而如今,手指却再也触不上那柔软的纸条。
  几天后,盛南打来电话。语气平静,却依然听地出来充满歉意。盛南是家里的独子,父母不愿他娶个生不了孩子的老婆倒也情由可原,可是你说他堂堂一个男子汉,怎么就如此懦弱。芷睚在电话这头不说话,一怕控制不住情绪,二来也真伤透了心,一时间也无话可说。
  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芷睚挂下电话忽然想到这句话。甩甩头,她忽然想抽自己,什么夫妻啊,都还没成呢!
  在家里的时候,芷睚不爱接听大学同学的电话。其实很多时候,安慰是最没有用的东西。虽然或许别人说来是真心诚意的,可是听起来总也有些虚情假意。芷睚也不是想不通的人,她只是需要一个缓冲期,她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疗伤方式。
  其实要说芷睚,还是该用脆弱形容。只是她的脆弱是经过优良包装的,一般人看不出来。大学四年,除了盛南,没有任何人看到过芷睚哭泣。
  据芷睚后来回忆,认识秦轹就是在最失落的这个时候。


  在家闷的发慌,芷睚打开电脑,随手进了一个聊天室想要发泄。聊天室里人不是很多,两只手就可以数的过来。芷睚看到有个ID叫亚当,她也就随便改了个名字,夜妖。
  犹汰传说中,夜妖是亚当的前妻。不过这个传说知道的人很少。芷睚一直挺喜欢这名字,感觉有些妖气。
  亚当用悄悄话向芷睚敲来一句话,嘿嘿。
  芷睚心里觉得不对,难道他知道这传说?那真有些尴尬了。
  果然,他下一句话就是道出这个传说。芷睚脸上有些发烧。人倒霉起来喝口凉水也会噎着。不过亚当倒也不再提,只当一般网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。
  下线前,芷睚和他交换了QQ号码。


  虽然没有结婚,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。休息了一个礼拜后,芷睚重新回到公司上班。虽然情绪不佳,精神却还算可以,工作当然也就不成问题。
  盛南没有再打过电话来,兴许心里也觉得对不住芷睚。
  有时候半夜里睡不着,芷睚习惯性地拨电话号码,听到喂的一声才如惊醒般猛然挂下,心里一阵酸楚。狠狠地揪自己的头发,盛南他这么对我,我怎么就不恨他?
  有些记忆或许真的是无法磨灭的。芷睚一直都记得第一次看到盛南的时候,那个高个子的男生,健壮,黑色T恤和有些发白的仔裤,很干净。芷睚向盛南浅浅地笑,盛南就傻傻地咧咧嘴。后来,芷睚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,将自己手放在了盛南的手中。再后来,盛南在没有人的小树林里狠狠地吻芷睚。盛南,盛南,芷睚总是用自己清脆的声音唤他,然后他就转过头来,微笑。
  有多少个夜,芷睚就在懵懵懂懂的回忆里进入梦想。
  尽管如此,工作总还是要面对的。
  小北又叫了几个朋友来买芷睚公司的保险。小北是芷睚一年前认识的一个客户。卖海鲜挣了大钱,属于爆发户的那种。芷睚一直都觉得自己好运,小北为家里老老小小几乎都买了保险,很大的一笔生意,而且他有时还介绍朋友来买。
  小北高个头,有点瘦,单从外表看倒看不出是个爆发的主。一笔生意让芷睚和小北成了不错的朋友。起先小北似乎对芷睚有点那些个意思,不过芷睚婉转地拒绝后他就不再提了。平时通通电话,偶尔出来吃个饭,友谊就这样培养起来。在芷睚的心里,小北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可以深交的朋友。
  结婚的事芷睚打心底里不希望别人再提,总算小北也是个有心人,一点都不问。给小北的几个朋友做完保险,和小北分开前,小北温和地笑笑,芷睚心里感觉几许暖意。

  
  周末,芷睚打开QQ,发现有请求加入的消息,有一个号码重复请求了好几次。原来是那个在聊天室里碰到的亚当。
  芷睚不怎么聊天,也不轻易相信网上的人。不过和亚当真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,可能是因为亚当第一次在QQ上碰到芷睚时,就告诉了她自己的真名,秦轹。女人就是那么奇怪,她们永远都相信自己的直觉。芷睚觉得秦轹和别的网友是不一样的。
  记不清是第几次聊天,芷睚告诉了秦轹自己成婚前发生的这件事。当消息传过去的时候,芷睚心里忽然觉得后悔,这是自己的隐私,怎么就轻易告诉了一个网友。
  秦轹回话时说了些豪无关系的话,就好像芷睚什么都没对他说一样。依然像那天在聊天室里一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,各自自言自语。这样的聊天让芷睚感觉舒服。芷睚飞快地敲击键盘,心里有很多的话积压了太久,如今都像肥皂泡一般急急地往外冒。
  也不知道那一晚上是怎么过去的,两个人竟然可以聊一个通宵。天蒙蒙亮的时候,秦轹对芷睚说,别憋着了,好好哭一场,然后去睡一觉。
  芷睚红着眼睛说再见,心里被感动塞满。

  
  很长的一段时间,芷睚的生活在工作和网络之间徘徊。有时候芷睚甚至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秦轹,那个远在大连,从未谋面的北方男人。然后,又立刻否定自己。盛南留下的那个缺口仍旧疼痛得厉害,思念也总在深夜里漫溢开来。谁都可以欺骗谁,只是,自己是无法欺骗自己的。
  和盛南的再次见面是在同学会上。芷睚努力地使自己的笑容甜美,不知是做给盛南看还是做给自己看。芷睚刻意地压抑心里的疼痛。聚餐时,盛南习惯性地把菜夹到芷睚的小碟里,差一点眼泪就要从芷睚的眼睛里跑出来。盛南也意识到动作的暧昧,便小心翼翼地吃饭。一顿饭吃完,不欢而散。
  自那之后,芷睚与盛南便不痛不痒地偶尔通个电话以保持联系。芷睚知道,自己心里还是不舍。
  七夕的夜晚,芷睚一个人呆在家里。打开电脑,秦轹不在。
  躺到床上,看着天花板,寂寞就开始沸沸扬扬的在身边缭绕。芷睚仔细地看自己的手指,那个戒指划下的痕迹还清晰可见。
  电话铃响起来。
  芷睚,我是秦轹,七夕快乐。
  芷睚握着电话,什么都说不出。心里不知是惊喜,还是失望。
  秦轹的声音在耳边,遥远而亲切。秦轹说,我们都认识一年了。秦轹说。我们彼此都已经了解。秦轹说,我们或许可以相爱。
  芷睚沉默,沉默后继续沉默。
  其实,很多时候,爱过痛过之后,更希望获得的是被爱。特别是对一个女人而言。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  本文地址:/article/9326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
相关文章